一个负能和扯淡用的子博:

如今对很多争端都笑都懒得笑了,不管是对自己的亲人的强词夺理,还是对素不相识的人的冒犯——连这些都可以毫无波动,网上这无数撕逼更是可以拿来当猴戏看,哪怕自己本命被喷了也一样。想当初撕一篇菊耀雷文,从一篇单纯的雷文撕到了菊耀吧,到菊耀这个CP,最后到了ALL耀还从楼主的史观不正一直到了诸如“你菊耀多久没出个像样的文手了”“ALL耀全是这个毛病”。其中种种尖酸刻薄之语,映入我眼里,我却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倒不是不敢争,也不是争不过,只是,往好了说,我情愿把人往好了想,而不浪费精力把本来可以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事儿搅浑。往坏了说,大多数时候,争的客体没什么意义,争执不会有结果,或者说,对方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值得花时间的对象,和那样的人争执除了自己受气外没有任何别的后果。


简而言之,都没有让我动争执念头的资本。


我素来觉着,既然要花时间讨论或争论,那定然要同愿意讨论的人说,并在讨论中达成思想交流。哪怕不能达成一致,了解对方的思路也是好的。为此,双方都必须具备以下条件。一是最起码相似的认知、理性水平,二是对争议对象明确清晰的范围界定,三是的确心怀着尊重对方,同对方交流,而不是拼命自我输出的想法。


而大多数人在第一项就被我屏蔽了。第一项屏蔽了,作为关键点的第二,概念的清晰化,自然也就不可能达成了。


我系以前的主任要求每一张试卷都必须有名词解释题,因为他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概念的明晰,如果连概念都无法明晰,就根本无法准确地判断问题、阐述理论并得出结论。加上老师考案例,总喜欢要求我们写出双方每一个争议点,援引相应法理。虽然我只是个成绩排行学院倒数的学渣,但还是受了影响,诸如撕一篇作品ooc,我的脑子里冒出来的就是这么几个问题:OOC的意思是脱离原作人物性格,那么APH的原作人物是什么性格?在APH圈OOC是个什么定义?事实上APH的国设作品中的人物性格有很多是写手依靠自己对这个国/家的文化的理解脑补出来的,那非国设的OOC又是什么?自然,没有准确定义。既然没有最基本的定义,那么争论就可以不用继续了。所以如今若还有人来指责我OOC,我是会面带微笑地让她好生给我界定这几个概念的。


更别提其他。说些大家熟悉的,KY?谁家没几个KY,因为几个KY就上升到这一家,那才是傻。爱看不看不看拉倒?那也是要分情况的,只是角色理解不同确实没什么好撕,但是如果是强行给角色安什么恶心的属性那的确不对。说些比较严肃的,于欢他妈借高利贷?拜托,财产关系和生命法益侵害根本是两回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拎清楚概念,界定清楚讨论的是什么都做不到,我跟你浪费时间干什么?


从前我吐槽撕逼的时候就这么说过,“大多数撕逼的人都喜欢使用抱团战术,以及在撕逼的时候会不断使用连续的反问质问语气,外加开地图炮。多数人都带着火药味与有色眼镜,又因为阵营的划分而聚集起来,火药味的范围便不断扩大,撕逼的对象也不断模糊,最后撕逼就变成了单纯的吵架以及无差别攻击,没有任何意义不说反而让人看了笑话,又污染了社交媒体和圈子内的环境。特别是网络上一些人江湖气太重,满脑子只有我家的被欺负了要给我家的出气,又没耐心梳理事实(即使梳理了也可能因为个人的不同理解而产生误差),于是就出现了毫不讲理的互相叫嚣的现象。”


于是就形成了这么个演进过程:


一个分歧+(一个扩散平台)+进出这个平台的人→阵营划分+撕逼人群扩大→撕逼概念与事实开始模糊→无意义的互掐。


无聊。说真的,就是太闲了。正如我很喜欢的大风刮过所说的,“网络嘴仗除了双方一嘴毛路人看场好热闹外,一般没有其他结果。陈年老旧帐,翻来扯去,扯不出什么五道三皮,扑腾的尘埃还会呛到自己。不当理会的便就忘却。”


虽然偶尔也看看辩论赛,也看看撕逼,但自己终归是毫无同人争执的意思了。自己同自己斗争已经身心俱疲,又何必浪费时间在一些完全不会有结果的事情上。

评论
热度 ( 8 )
  1. 陆琳花君瞎扯淡不爽你打我呀 转载了此文字

© 陆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