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清】大正东京绮谭(39)

Doollanttle_今天ooc了吗?:

#大正背景,主cp安清,学生安定X作家清光#
#私设如山#
#ooc高能预警#
#慢热的日常故事#
#脑回路日常死亡,幼稚园文笔#
☆祝食用愉快(*¯︶¯*)


(感谢能坚持到现在的各位)









温泉。


浸没热水的一刻就可以把一切讨厌的事情都忘掉,有时候也会想着“啊,就这样死掉也不错呢”这种荒唐的想法。


这样的话,就不会患得患失了。


这样的话,安定会不会为自己哭泣呢?


但是仅仅为了折磨对方就丢掉责任离开世界的话,未免也太无耻了——


所以才一步一步东倒西歪的走到现在。


但是啊,正是因为有那家伙,才能坚持到现在不是吗——


有着蓝色的眸子的,无忧无虑的、天使一样的存在。


*


“喂!”


“啊!”


那张脸无限的放大,清光忘记自己还在水里下意识的吸气,结果真的呛到了。


“你在干什么啊!”


“你不吓唬我我怎么会呛到啊!”好不容易咳干净水,清光愤愤的盯着安定。


之前的美好幻想全部破灭。


什么天使。


“你这样子被吓到的人是我好吧!”安定叹气“总之,以后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对不起。”


清光当然知道安定在指什么。但是那一段的记忆他总觉得朦朦胧胧的,既记不清,也不愿意回忆。


池水因为两个人晃动,又恢复了平静,破碎的倒影重新聚集了起来。


“在我的印象里清光总是很强大的啊,一人在不熟悉的城市自己租房子住,年纪轻轻就能够写出那样的文字,而且……”安定的语气很平静“清光一直都很努力,有的时候感觉很累看到清光一直在努力的写作就觉得很有动力。但是清光的压力很大吧……如果……虽然有点自不量力,如果感觉自己坚持不住的话,可以让我帮你分担一些的。”


“但是……”清光盯着水面。


如果自己是学生,这一切还都好说,可是……并不是。


不要……再提醒我这件事了……安定。


“不过啊……有的时候也会想,如果世界上只有我们两个,什么都不需要再去想,就好了呢。很麻烦吧,我的学生身份。”安定抬起手,攥成拳“很多事情只能想想,太无力了。”



清光抬头,安定还低着头,神情里除了悲伤和无力,还有着几分期许。


在期许什么呢,你?


只是……这种荒唐的想法清光不止一次的想过。


抛开身份……抛不开的。


这个社会被身份仅仅的束缚着,每个人都被束缚着,像是裹在茧中的毛虫,有的人最终变成来了蝴蝶,有的人变作了蛾,还有的人……连看到世界的机会都没有,在茧中做着变成蝴蝶的美梦死去了。


原来不止自己在做着变成蝴蝶的梦。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会觉得安定美好得像是传说里的鹤随时消失……吗?


不……安定……安定是真实存在的。


安定……不会消失的。


不会消失的吧?


*


(这中间发生了酱酱酿酿的事情——)


*


当第二天清光拖着酸痛的身体去温泉想泡个澡缓解一下的时候,意外的遇到了一位旅馆的客人。


那人戴着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看了清光半晌突然点了点头。


搞得清光有些奇怪。


——和这个人认识吗?自己?


“您是……加贺老师吧?之前年会的时候见过一次的,可能您已经没有印象了。笹寺涉,就住在您房间楼下,请多指教。”


“我是加贺泉水……”楼下……?


“我知道的哦。所以才和您打招呼了的。”笹寺扶了扶眼镜。


看样子他已经洗完了,皮肤泡的红红的。


清光一下子想起了昨天晚上。


“对了,您和这里的公子是恋人吧?”


笹寺突然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清光警觉的站直了身体。


“你们两个晚上最好轻点搞,我倒是无所谓……”


脸部灼烧起来,清光终于反应过来了。只是他到现在人还是晕乎乎的,实在想不到怎么反驳——或者解释这件事。


“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大和守太太和大和守先生都是天主教徒,同性之爱是不允许的……”笹寺还想说什么,被打断了。


“那还真是多谢您的好意了。这件事我会解决好的,如果打扰到了您您可以选择换一个房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安定出现在了门口,看他的样子是什么都听到了。


——


清光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而且头很痛,不知道是昨晚枕着安定胳膊睡的缘故还是从温泉跑出来着了凉的缘故。


“嘛,不必麻烦。”笹寺摊了摊手“只是善意的提醒。”


说完,那人就跟没事人一样撩开帘子走了,留下清光和安定大眼瞪小眼。


“你的脸好红。”安定抬手去摸,被清光挡了一下。


清光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挡这一下,但是他几乎已经没办法思考,脑子里混沌一片,意识交杂翻腾,头痛欲裂。


安定……在说什么?


冰凉的手覆住了额头,清光茫然的靠着放置衣物的架子,感觉自己要脱力了。


*


新年就这么过去了。


清光在安定家住了三天,退烧后两个人就提前回了东京。


因为要找新的房子租。


清光原本的小窝对于现在的两个人来说不但小而且不方便。笹寺的事让安定连着三天跑去劝清光换个地方住。


因为清光住的地方相当不隔音,虽然理由说出来让清光又羞又愤扬言都是安定的错,但是还是接受了安定的请求。


确切来说是清光没有反驳。


那就是同意了吧?安定看着报纸上的招租信息,想。既不能离浅草太远,也不能离赤坂太远……


两个人合计了一下,如果安定不再住学校的宿舍的话,和清光合租明显要比之前那样划算,并且两个人平摊租金的话每个月用在别的地方的钱会更宽裕。


以前住在清光的那的时候虽然柴米油盐都是安定掏钱,但是清光还是会自己补一部分。有的时候安定就会因为这件事陷入一种迷之自责。


既然双方都觉得尴尬,那就打破导致尴尬的现状,两个人平分费用的话就可以了。


 “喂,你又叹气了哦。”清光走到安定身边,坐下来和他一起看报纸“如果不好找的话安定先回学校住也没有问题,最后一个学期了,多和同学相处也好。”


“……你怎么跟我妈似的……安心好了,离开学还早呢,不着急。”安定忍不住吐槽。明明自己就退学了还冠冕堂皇的跑过来劝自己。


安定对清光退学这件事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他也不是没有幻想过和清光一起上学,一起在剧团活动,这样两个人无论何时都可以顺理成章的腻在一起。而且他现在也知道了清光对于肉体上的接触其实并不是那么抵触——那次大概是因为自己操之过急……


说起来前两天在温泉的时候清光甚至还反过来把自己好一顿调戏来着,然后……


安定摇了摇头,想把脑子里多余的想法甩出去。


相比起来,安定哪怕已经有了一定的预计,但是对忧郁症患者的行为还是有阵阵的无力感——天知道下一秒他们会不会突然自杀。


那天晚上在温泉里安定真的是吓坏了。


明明更衣间里还整齐的叠放着衣物,氤氲着蒸汽的温泉里却一个人也没有。要不是安定眼尖看到水底好像有人影就真的把清光错过去了。


就算那时候清光没有别的想法如果……


啊啊。


自己还说清光呢,自己这不也和老妈子一样么。


安定自嘲的笑笑,放下手里的报纸,发现清光正盯着自己看。


“怎、怎么了?”


“虽然还有点乳臭未乾——安定还是挺帅气的么。”


让安定陷入了老妈子模式着罪魁祸首眨眨眼,无知无觉的笑道。


 


 ————————————————


(tbc)


中间的酱酱酿酿的事情会单独发出来x(还没有研究明白怎么搞度盘)

评论
热度 ( 48 )
  1. 陆琳Doollanttle_今天也想辞职 转载了此文字

© 陆琳 | Powered by LOFTER